永樂百問│下

By | 2010 年 06 月 11 日

面相厚而心田壞,是看何處?

對曰:書云:“眼乃心之苗,眼善心善,眼噁心惡,眼秀心秀”。此不過見人賢愚善惡,難辨德行。要看心田,除非陰陽宮,臥蠶下三分為陰陽宮。為人心善,此處平,為人心好,此處滿。心壞,此處深,陰毒害人,此處青,或起青脛。紅脈,非良人也。女人若深陷青暗,不敬公婆,不和酃裏,多亂多貪,不出好子,不得成家。若此處豐滿,主有貴子,大益家道,壽命綿長。男人若滿,書云:“陰陽肉滿,福重心靈,為人有智慧,曾行陰德救人。上起蠶紋,為陰德,永保子孫福壽綿長”。

為子不孝,在何處看?

對曰:胸高臀驕,休言父子親情。發黃須逆,莫言孝名。唇厚,孝義之人。唇動齒疏,豈能孝道。雞睛蛇眼,陰毒難言。蜂項兔頭,孤眼獨食。咬牙切齒,弩目搖頭,壞倫之子,真是下愚。

為臣不忠,在何處看?

對曰:顴高准大,忠直之臣。眼陷眉高,好貪之輩。眼圓光正,可代君王之難。須白唇紅,致死英靈報國。耳小腮尖,一世為人奸吝。若要不忠不孝,只因水陷土偏。面方須正,直性多忠。。面陷顴陷,奸邪陰毒。

一世財多祿不足,何說?

對曰:土星齊,井灶正,竅門小,一生常有余錢。唇若薄,色若青,只好隨緣度日。唇青者,縱有萬貫不能衣食。

一世祿好,財不如。何說?

對曰:書云:“欲食貴人祿,須生貴人齒。欲穿貴人衣,須生貴人體”。凡人唇紅又潤,上下得配,一生酒食無虧。若是准露庫偏,豈得資財有份。

相好夭亡者何說?

對曰:莫以貌美而言善。夭者,多有神短、色浮、皮急、骨弱、肉血不均、五官不配、雙目無神、聲音不響、音圓不應喉。一面俱好,神不足,難言長壽。精神太旺,氣不勻,不得長生。神短壽夭,氣短壽促。凡壽以神氣為主。

貌陋者心多聰明。何說?

對曰:此乃濁中有清之說。濁中清,清中濁,未曾辨明。凡人一身濁色,五嶽偏陷歪斜,止取印堂平,為福德學堂,耳有輪廓,為外學堂。睛清秀,為聰明學堂。齒白為內學堂。有此四學堂不論貌醜,乃濁中清,甚是聰明,可為卿相。

貌俊心朦何說?

對曰:此乃清中濁之相。凡人雖貌俊耳正,睛欠神,齒欠齊,氣不和,神多亂,此乃萬事無成之相。

武相作文官,文相作武職,何說?

對曰:包公之面,七陷三顴。楊帥之身,瑩白如玉,六郎銀面金睛,故有封侯之職。包公鐵面銀牙,都堂宰相之顴。伍子胥顏如美婦,只為眉分八字。党太尉青面赤須,只因眉秀反做文臣。此四古人都是文武全才,出將入相之貌。莫以清濁言之。

病重反生,無病反死,何說?

對曰:此兩這獨言氣色,不在相上。凡病氣色,所忌五件,俱主死。山根枯、耳輪黑、命門暗、眼角青、口角黃。書云:“黑繞太陽盧醫莫救,青遮口角扁鵲難醫”。外有雜色,暗滯青黃,不過病色。若準頭一明,死者複生。命門一亮,不日身安。年壽一開,災厄即遠。又云:“三陽如錠,死必無疑。年壽光明,還須有救”。此五處一開,不死。凡人氣色常暗,一日光明,死期至矣。常明忽暗,死亦至矣。病必死者,年壽三陽一赤,旬日身亡。白髮印堂黃發口,一七殞命。四壁如煙起赤光,須防二七。老人滿面黃光現,一七難逃。少者青來口角達,一月之數。有病人,雖看準頭不潤好。人死,只看年壽如泥。耳生塵,還須有疾病。耳輪赤,萬事無憂。印堂黑,非死也。重顴骨青,大難來臨。一身血紅有光華,一年之內。皮血滯如泥不亮,半載之間。

官居極品,臨終衣食具無,何說?

對曰:凡人老運,不拘富貴,俱要皮土為主。老來皮土潤,血色足,日後還有晚景,必當大旺。老來皮土幹,血色衰,為官退位致窮,為民困苦,死後結果俱難。

人老來臥蠶低,乳朝下,不得子力,主老窮,何說?

對曰:皆因皮土弱、血不旺、蠶方低、乳方朝下,若血色潤好,豈有臥蠶反低、乳方朝下之理?

一生無運,老來反得安逸,何說?

對曰:一生無運,因一面失局,星辰不勻,部位不停,以至一生勞苦。老來若神定血旺,不在相上。凡老運只看皮色氣血,若氣神血俱好,雖無運亦好。若皮色一枯,死期至矣。

五官俱好,一體無欠,困窮途,何說?

對曰:此乃運氣相好,獨氣色不好。天不得晴,日月不得明。人不得氣色,則運不通。骨骼外貌部位俱好,惟氣色不好,亦難得顯。直待氣色明潤,方得通時。氣滯九年,色滯三年,神昏一世。神氣色三件俱暗,窮苦到老,部位好而終不顯達。故人以氣色為主,骨骼定一世枯榮。

格局不如,而又大發財,何說?

對曰:此縱發財還須有失。此言部位不好,氣色好之說。須應氣色,無人不發。部位均停,運至必興家道。色若鮮明,長年可遂心懷。部位定行年休咎,氣色主當月吉凶。萬言諸事,不如氣色。美玉不出山,徒自埋山。破船遇順風,亦能航海。

一骨骼、二部位、三形神、四氣色,此四件何一件更准?

對曰:骨骼定一世貧富,部位定一世消長,形神定終身福壽,氣色定當年吉凶。此四件俱准,各有一用。

相還好看,氣色或者難看,何以辨之?

對曰:相有萬千之變,豈能容易?氣色不過一理,豈為難乎?屢屢看相,欠真傳實學。故失之毫釐有千里之差。不知宮分,不識生剋,不明道理,不得眼力。不知何為氣,何為色,何為吉,何為凶。以何方可脫,何日可見。縱然不得訣法,難以盡明。

女人旺夫敗夫何說?

對曰:旺夫之女,背厚肩圓。剋夫之妻,顴高鼻小。凡女相,雖部位十二宮、五官、六府、三停,只取四件為用。額為父母,鼻為夫,口為子星,眼乃貴賤。凡觀女相,先看鼻准,為夫星。若要收成子貴,還須唇配多紋。子息成名,必定眼如鳳目。旺夫起創,還須一面無虧。六削三尖,豈得興家立事。面如瑩玉,何愁不產麒麟。興家之婦,定是三停得配。享福之人,必然額正眉清。要配貴夫,身香體正。多淫多亂,面斑鼻小。眼大睛高鼻正,總是旺夫之女。土正神清,發福之人。血利光彩,眼中藏秀,必產佳兒。面大無腮,休言福德。肉白如雪,下賤多淫。肉軟如棉,一生淫賤。

凡小兒骨骼未成,可看得貴賤?

對曰:骨骼未成,五官六府三停已定。還看聲音與神為主。聲音響亮貌溫和,成家之子。五官俱正,眼如星,大貴之兒。皮肉寬厚,有福有壽。皮急皮浮,且貧且夭。聲清音響,多利雙親。聲威氣粗,難言有壽。眉高耳正,必是聰俊之兒。眉低耳低,多是為僧為道。受夫之福,額廣印寬。見成家業,鼻柱梁高。大概未十歲宜身清體正,氣足神壯,方言成器。

五官中所忌,何一官大,何一官小?

對曰:凡五官俱宜正直平勻,不宜偏陷小削。所宜者,口潤唇紅。所忌者,鼻樑起節。眼大不可露神,耳大最重正厚。鼻小者資財難聚,口小者一世無糧。眉宜高不宜低重,口忌尖又嫌唇薄。眼小者不忌眉輕,眼大者不嫌眉重。無顴者不宜鼻大,面大者切忌梁低。口潤不宜露齒,眼大不可浮光。眉蹙不宜眼大,耳小最怕眉寬。

五行何為生剋?

對曰:木形人故宜水局,土形人得金為奇,火形人宜得木局,水形人肥必富,金形紅潤身榮,水若西方必貴,木遇金則貧賤,土形一瘦即死,金形一胖難生,水形忌嫌土剋,金形准紅多難,似木不木難貴,似金不金難榮,似水不水反好,似土不土安榮。五行切忌犯剋,生扶可以為榮。

有見子傷夫,有見子傷妻者,何說?

對曰:書云:“見子傷妻,魚紋通天庫。兒成妻喪,奸門所見有黃光”。紋通天庫,主見子刑妻。奸門紋生,主剋妻。有黃光主有奸。

出胎傷父,又主刑娘,何說?

對曰:小兒發低必傷父,日月旋螺定傷母。又云,寒毛生角,幼失雙親。眉毛旋螺,定主刑母。刑父者,頭偏額削。妨母者,眼陷眉交。胎毛黃,恐防難養。胎毛黑,恐有刑傷。

面相好,有一處破敗,可有忌否?

對曰:周身上下十二宮三十六法,若有一處失陷,難以言其全福。有十二件美中生惡之法。頭雖圓無腦,一世不能成立。天庭高發如草,一世下賤愚頑。眼雖清雙目壓,一世不能成立。耳雖軟如綿,一世愚頑志劣。梁雖高山根陷,准雖圓井灶大,一生難望聚財。顴雖高,左右不配,主一生孤獨。唇雖紅潤,齒疏少,凡事無成。頸雖圓雙肩聳,主一生貧寒。腹雖厚,上大下小,一生不發。臀雖大,尖驕不平,一生勞苦。掌雖厚上無紋,一生遇賤。此十二件若犯一件,縱有陳平之貌、張良之才,亦不能發。故此莫以美惡而言。

婦人面帶煞星,傷夫剋子,不知如何是煞?

對曰:女人相有七殺,此乃洞賓所傳,屢屢有驗。美婦黃睛為一殺,面大口小為二殺,鼻中生文為三殺,耳反無輪為四殺,極美面如銀色為五殺,發黑無眉為六殺,睛大眉粗為七殺。如五官俱正,一面無虧,犯此亦主刑夫。

才學在人腹內,何能得知?

對曰:書云:“眉聚山川之秀,胸藏天地之機。目如雷灼流星,自有安幫高策”。面如白玉,出世之才。齒白唇紅,塵中隱士。見人不懼,胸中自有長策。作事虛驚,腹內決然無物。

過於酒色,則氣色難辨,何以能定禍福?

對曰:凡人過於酒,不過皮上燥滯。過於色,不過三陰三陽燥滯。不可看為災禍。凡男子有色,三陽青。女人有色,鎖陽骨青。不在別處,惟此為驗。所以不關禍福。凡未用酒色在裏,已用酒色在表。

凡人心善惡,怎看得出?

對曰:書云:“心善三陽必光彩,心藏惡毒淚堂深。陰陽失陷人多毒,心內奸邪口角青。眸子若邪心豈正,鷹腮鼠耳是奸雄。目赤睛黃全惡害,青筋面白莫同居”。以上數件最是可忌。又云:“口正唇齊准又隆,三陽潤色印堂紅。顏和語軟神舒暢,價重名高世所崇”。此乃奇福上格,世人不知此法也。

吉凶之事,何以免脫?

對曰:地有東西南北,人有五形,色有五樣。如水多遭難,宜往東方可脫。火多金難,宜往北地方安。水若土多,還可西方,助其根本。如火來剋金,宜往北方。金來剋木,宜往南方。一面木色,宜行火地。一面水色,急去東方。大概氣開色潤,可求謀行動。色閉氣昏,宜守。發在某月,定在某月,現在某位,謀事可知。知者須防,一生堅守,可免凶厄。

發表迴響